为什么许多轻改漫会给人一种制作有点low的感觉?

动画中,停顿与过渡所占的时间,其实尤为宝贵。

比如说,一段剧情结束,下一段剧情开始,在这之间一般来说应该需要一过渡,或是稍微停顿一下,才开始新的场景。这一点其实不仅在动画中有,小说也有电影也有一切文艺作品都会有,以前我们看家有儿女的时候最懂了。

家有儿女的前一段场景告一段落后后,会先播放一段城市风景并播一段几秒钟的音乐,比如你最经常看到的就是一段加速过的马路上的车川流不息的影像。播完这一段后,下一阶段的主线故事场景才会继续开始,这就是过渡与停顿。

为什么许多轻改漫会给人一种制作有点low的感觉? 动画 1

但是你会发现,最近很多轻小说改编的动画,都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共性,而且是让人感到非常不适的共性。那就是,所有的场景与场景之间本应该存在的过渡好像都消失了。

这个道理很简单,为了在短短二十分钟内讲完剧情,动画制作方必须争取到哪怕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供给剧情的发挥。而如果剧情的量超过了一集可以容纳的范围,二十分钟就是二十分钟,这时候该怎么办?当然就只能从其它部分往死里挤啊。

舍弃鸿毛,追求泰山,为了剧情的丰满,自然就只能朝“无关紧要”的场景动刀。虽然站在一般情况上来看,停顿过渡和剧情如果能相辅相成那是最好,而轻改漫就面临着最明显的问题:赶剧情,于是无论如何只能舍二求一时,选择剧情而略微放弃观众们的感官体验,虽是无奈之举,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为什么许多轻改漫会给人一种制作有点low的感觉? 动画 2

所以你就会感受到这样的违和感。原本男主角陷入沉思后应该再把镜头留给男主角的脸久一些,你却发现镜头连丝毫都不舍得给男主角就急忙切换到下一个场景了。原本大战结束后镜头应该来一个标准的从底下上升到天空照一照云彩和蓝天以便过渡到下一个场景,你却发现给个屁的蓝天,镜头马不停蹄地就开始下一个场景了。

你会发现动画的语音出乎意料地密集,你几乎找不到整部动画有任何几秒内是没人说话的。你会发现本来应该犹豫一下再回答的重大问题,连主角沉思一下的余韵都没有他就立马答应了,但其实他是沉思过了的只不过动画时长容不得展示他的沉思。

每集动画开头一般都是先来一些交代时间地点的场景画面,比如先把镜头给学校,再把镜头给教室,最后才把镜头给教室中的主角,但你会发现有些动画连场景都省掉了直接赶工切入主角丝毫不给你的心灵准备的时间……

为什么许多轻改漫会给人一种制作有点low的感觉? 动画 3

还有一大堆类似的……这些现象,并不是非常罕见的。你也理所当然都应该见到过。

因为这个季度的新番也有这样的现象,其中不正经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的第三集是比较明显的。

为了赶剧情,当然会有一些牺牲,但如果在停顿与过渡上去阉割,我觉得给观众造成的感官体验会极大极大极大地打折扣。这是一种信息连贯与自然的必要准备,是一种比较感性的东西。有一些场景如果给的停顿不够长,那场景缩腰表达的意义就会大幅缩水。比如最简单的主角沉思,如果主角一沉思就转场景而没有过渡,你就会感觉他沉思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为什么许多轻改漫会给人一种制作有点low的感觉? 动画 4

这些动画的“无声”部分,我觉得作用并不比有声部分少。无声部分被阉割的动画和都做得很好的动画就算抛开剧情不谈,仅在感官上都会给你非常大的差别感受,就像厕纸异世界套路龙傲天与文学少女读起来的差距。你能够感觉到文学少女是一本张弛有度的很“正式”的小说,你也会觉得异世界套路穿越文是粗制滥造的低俗品。

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5

相对的,你也会把讲故事的动画自然而然的分成三六九等,不是根据好不好看划分,而是根据这动画到底能不能作为一部“上得了台面的动画”来划分。例如你会认为新房昭之的作品是能够上台面的巅峰,该有对白就有对白,该留白就留白。你也会认为像当年的惨遭动画化的精灵使的剑舞和铳皇无尽的法夫纳就是难以上台面的作品,看起来十分粗制滥造。

为什么许多轻改漫会给人一种制作有点low的感觉? 动画 6

不过说到底,我发现我想要表达的这个感觉实在很难用语言表达出来。其实说白了,我就是这么个意思:这些轻改漫省略过渡场景的行为,会让人产生这部动画“很不正式”的感觉,就会觉得这动画的制作有些low。这里说的low是不把剧情纳入考虑的。是的,一切都是过渡场景的锅。

 

文/菜包

微信公众号:二次元观察

570212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