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真美轻小说:我怎么躺着躺着就中枪了?

《月色真美》新的一集里,男主安昙在女友的比赛日,被出版社编辑邀约了。按预想本来是努力终有收获,但编辑的一番话给安昙泼了一盆冷水。当然部分情节是为了营造出男主女主爱情中相互扶持的情形。但有人却躺跟着躺枪了。

《月色真美》轻小说:我怎么躺着躺着就中枪了? 月色真美 1

编辑会面安昙,一上来劈头盖脸一顿说:“你写纯文学没戏”,然后开始循循善诱,现在轻小说读者多,发展好,适合你这样有文笔的年轻人。于是给安昙勾画一条轻小说作家的路,还不忘借给安昙一纸袋的轻小说。

《月色真美》轻小说:我怎么躺着躺着就中枪了? 月色真美 2

在《月色真美》这样一个反复引用太宰治、夏目漱石的文艺范动漫里,轻小说很自然地被放在了一个对立面上。如果说纯文学是阳春白雪、轻小说就成了下里巴人;如果说纯文学是成功的典范、轻小说在这一集里无意间成了失败的代表。

《月色真美》轻小说:我怎么躺着躺着就中枪了? 月色真美 3

姑且胡乱分析一下:轻小说从来不缺作者的,编辑如此殷勤也说明了对安昙潜力的看重。说明他还是很有水平的,而且专门叫来编辑部,更说明男主是有足够的资本的。要是普通的落榜作家,鸟都不鸟你。这里或多或少带有写对现在年轻作家唯利是从,社会追逐无内涵的次等小说的讽刺。

《月色真美》轻小说:我怎么躺着躺着就中枪了? 月色真美 4

安昙纯文学的失败更多还是阅历和经验的问题,就像编辑说的,以作家为目标一眨眼就三十好几的人大有人在。除去古代骆冰王、王勃、夏完淳这些不到十八岁就名满天下的文豪,现在的作家成名年龄普遍都是40好几。太宰治《女生徒》获奖是在30岁、夏目漱石《猫》《伦敦塔》发表在38岁;芥川龙之介倒是年轻有为,23岁写《罗生门》时已经名震东瀛了。

《月色真美》轻小说:我怎么躺着躺着就中枪了? 月色真美 5

相比纯文学对精神层面的追求,轻小说更多展现的是对潮流的追求。比如当下的潮流就是异世界穿越。较早的时期,还有异世界来客、王道大小姐爱上废柴男的后宫类、奇幻推理类等不同时期的潮流。相比较早的轻小说模式,异世界穿越完全不需要仔细思考真实性、合理性,整个世界的法则由作者说的算——脱离现实的文章必然格调不高。

《月色真美》轻小说:我怎么躺着躺着就中枪了? 月色真美 6

而近年轻小说穿越文泛滥,把娇喘文库都逼急了(输入法又调皮了,角川文库)。角川旗下的成人向轻小说文库Novel 0的征文比赛中明令禁止穿越类作品。看了之后不禁大块人心,不过这“成人向轻小说文库”也说明了一些局限性的东西。毕竟给成年人为目标的,小说内容需要更加设计社会生活、工作阅历、人际交往。穿越异世界开挂要是强行和这些理念挂钩、还是很违和的。

《月色真美》轻小说:我怎么躺着躺着就中枪了? 月色真美 7

除了不容许异世界穿越作品参赛,Novel 0还限定故事的第一主角必须是男性。如此有目标的征文、估计是有相关企划的也说不定呢。不过还是得给这勇于和穿越文说不的行为点个赞。

PS:我倒是认为年纪轻轻写点轻小说挺好的,乘年轻先把文章写出去给人看,写的同时就是学习和积累的过程。上了年纪、有了阅历在向纯文学转正未尝不可。当然纯文学毕竟才是正道。

 

文/喜多春静

微信公众号:二次元观察

570212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