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柯洁对阿狗,想到了棋魂,又想到了狮子,又想到了落语……还有一些其他的

作为一个二次元死宅,小爷的围棋水平,大概是和另一个知道规则的偶同人能够下起来的水平,就像小爷的网球,两个会打的人对拉和平球能玩起来,不至于空抡拍子打不着球的水平吧。所以小爷还是坚持着一边复习一边把3场的转播看完了,到了第三场就变成一边听聂棋圣解说,一边抹着哈喇子了,完全是懵逼的。甚至小爷还不懂为什么执白的柯洁第一手都能考虑2分钟。我们下象棋的时候,布阵都还是比较快的。

动漫杂谈:看到柯洁对阿狗,想到了棋魂,又想到狮子,又想到落语 二次元 1

看着坐在柯洁对面替阿狗落子的黄博士,无论是阿狗为难(?)还是柯洁抓狂的时候,总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小爷大概能够了解无尽的八月时面长门大萌神的心境了,不由得笑了出来。好吧,人机大战这么严肃的时刻居然在关注这些,四斋蒸鹅心。

不管怎么样,柯洁输了,也标志着他所代表的人类也输了,当然这早已不是人类第一次败在电脑之下了。阿狗就此退役,接下来可能将被开发成一个教学工具,对于一个机器,应该是一个最好的结局,成为一个永恒的第一显然是没有意义的,有了战胜柯洁战神人类的里程碑意义已经足够。而柯洁应该已经被阿狗逼出来了。经历了这番之后,我想他的未来一定是更加闪光的。

动漫杂谈:看到柯洁对阿狗,想到了棋魂,又想到狮子,又想到落语 二次元 2

提到围棋,小爷第一个想到的是《棋魂》。但期首播远在2001年。彼时的小爷尚且还是一个幼儿园大班,就像我现在看到谁再评价EVA会觉得不屑一样。我们当时都还太小了,对那时的事还妄加评论,未免也太自大了。再者棋魂居然长达75集,再回去补番,饶了小爷吧。

不过离开动画本身,从数据来看,千禧年的日本围棋届,俨然已经没落了,李昌镐已经当了快10年的第一,古力也正在处在巅峰。除了赵治勋回光返照般的在2003年又拿了世界冠军,其余的超一流老手均不能饭矣。

这和《围棋少年》又不一样,和围棋少年那种神奇的展开相比,棋魂是无比真实的,棋谱是职业的棋谱,人物都有原型。这时候棋魂所引起的现象级的轰动,为日本围棋带来了近百万的青少年。对于已经断层了的日本围棋输送了巨量的新鲜血液。

动漫杂谈:看到柯洁对阿狗,想到了棋魂,又想到狮子,又想到落语 二次元 3

本来日本围棋应该从此走向光明的,重回巅峰的。但现在10多年过去了,还是那么萎。那时的百万青少年中有多少孩子是三分钟热度,因为作品对围棋产生好奇的人究竟能否经受作为一个棋手的苦。

《三月的狮子》里提到了穷尽半生无法出头的老棋手,或者说“山形真是远啊”的岛田八段。身为一个棋手的苦,从柯洁的中途离场再抹着眼泪回来中可以看出一二。但狮子用了很多反差萌来把这份苦模糊化了,尽力让每个篇章都结束在欢乐和感动之中。毕竟将棋只是狮子传达人与人关系的一个载体,不会过于描述棋手和将棋本身。

动漫杂谈:看到柯洁对阿狗,想到了棋魂,又想到狮子,又想到落语 二次元 4

同样狮子没有怎么提到的日本棋届的师徒制,不单单是围棋将棋,甚至大部分手工艺比如书法,陶艺都是以这种方式传承,做棋盘的,捏寿司的,抻拉面的,削茶筅的都是这种美其名曰所谓匠人精神的传承方法。就是徒弟住到师父家里,学习吃住都在师父亲家,甚至还要照顾师父的生活。

这点在《昭和元禄落语心中》表现的淋漓尽致,师父就像半个爹一样,只是八云有个管家,桐山是作为义子住在师父家的。直到升了二目,才算正式可以出道了,方准离开师父家。更多是洗衣煮饭这种杂活都是徒弟分内的,你不许有怨言,也不能有怨言。

动漫杂谈:看到柯洁对阿狗,想到了棋魂,又想到狮子,又想到落语 二次元 5

昭和看到第二季与太郎在高座上脱下衣服的一瞬间,这番其实我就弃了。因为已经知道他要讲什么了。就是传统文化的传承,第一季隐隐约约有了点苗头,到此已经完全点透了,至此后面的剧情对小爷来说就显得没有什么吸引力了,要说第一季看下来是因为精湛的落语听上去很悦耳,那么第二季就觉得很难看下去了,何况孩子都有了。

于谦在鲁豫有约中曾经讲述了那时候的相声处境,八九十年代的中国,没有剧场可以说相声,也没有演出愿意给你说相声的接,就根本没有人愿意听相声,观众都要听流行歌曲,都要看跳舞,报幕的一说演相声,观众都往下哄你,不给你开口的机会。

那时有人抱着吉他上台,一边弹吉他一边说相声。观众居然很爱看,或者说没有人愿意听正常的相声。直到郭德纲把相声带回了小剧场。才有了今天大家所看到这样。至于昭和后来怎么演的,与太如何挽救了落语,还是没有挽救,小爷其实已经不太在乎了。

动漫杂谈:看到柯洁对阿狗,想到了棋魂,又想到狮子,又想到落语 二次元 6

而德云社仍在坚持传承围棋的那种内弟子的作坊形式,在比较早期的鲁豫有约中有所阐述。这种培养制度要说哪里好,应该是在于可以将师徒制发挥到最大,造就稀世的大天才,比如吴清源、李昌镐,但成材率确实提不上来。

于谦在锵锵三人行上说过老祖宗已经把语言逗人笑的套路发觉尽了,从那以后所有的段子无论内容是什么都是那些套路,但如何运用需要自己悟,老师教不了,一个人上台可能不行,不过去可以讲课,传授这些套路。小岳岳也说自己在某次演出的时候觉得后脑勺有一股灵气涌上来,后来怎么说就都顺了,这就是悟出来了。

动漫杂谈:看到柯洁对阿狗,想到了棋魂,又想到狮子,又想到落语 二次元 7

国内的培养制度就像培养职业运动员一样,孩子进去道场,有专门的教练老师传授布局、定式。其余就是下棋,和自己下,和同学下,和老师下,参加各式各样乱七八糟的青年赛业余赛。在无尽的磨练中突破自己,比如柯洁。要命就要命在,围棋是个能他妈分出胜负的项目。

情怀、文化传承得再好(日本就擅长这个),赢不了,什么都是扯淡。更要命的还有,你日本人玩情怀玩文艺,活的也滋润。可在中韩面前一比,惨不忍睹,自己都抬不起头。当年木谷实走遍日本,遍寻天才棋童,然后收罗到自己的道场内,才造就了日本围棋那个无比辉煌的时代,看上去,就是巧合一般。

动漫杂谈:看到柯洁对阿狗,想到了棋魂,又想到狮子,又想到落语 二次元 8

阿狗,每天的生活就是自己和自己对局,就像道场里的孩子们一般磨砺,积攒经验,只是阿狗只要有电就可以不吃不喝不睡觉。才在对柯洁第三场下出了聂棋圣说的:“我一辈子都想不到这一手”的一步棋。所以说想要赢,只有派人拔电源了。这就像是“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对比。我们都觉得前者更美好,只要没有那个改不了的客观的分数在那里。小爷身在以素质教育自居而瞧不起咱们制度的地方上大学,每每复习到深处还是怀念中学素质教育时候,反复练习之下面对考试从容不迫的感觉的。

小爷的导师在做实习生的时候,在门诊每小时要为20个病人打点滴。病房白班要照顾13个病人,而现在我们医院白班的护病比是1:7。可如今我们的技能练习只有每周半天为期一学年。到了临床,拿起针,都跟傻子一样。

动漫杂谈:看到柯洁对阿狗,想到了棋魂,又想到狮子,又想到落语 二次元 9

而在坚持“素质教育”下的日本围棋,是否展现出了棋魂中那般自强不息的精神,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柯洁是97年的,比小爷还小一岁多,现在中国已经有00后的棋手活跃在世界舞台上了,而日本的年轻选手呢,哪有什么年轻棋手。

中国棋坛在乱世之际险些失传的时候,日本人拉了我们一把,如今,情况倒过来了,中国围棋似乎比日本更想要看到日本围棋的复兴,希望看到曾经三足鼎立的局面。藤原佐怕是要哭给你看了。

 

文/道啊道道道

微信公众号:二次元观察570212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