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背后的文化引领“B站式创新”弹幕文化 - 二三次元
【如果喜欢请按【Ctrl+D】收藏本站】

二次元背后的文化引领“B站式创新”弹幕文化

ACG资讯 二次元 1215℃

从弹幕走向主流:二次元背后的文化引领

在猴年春节的年夜饭端上桌之前,广州体育学院体育新闻与传播系大二学生刘亮就点开手机APP,等着看当天18点开始直播的“哔哩哔哩2016拜年祭”节目。当铺天盖地的“弹幕”出现在手机屏幕上时,这个“95后”的女孩感到自己“热血澎湃”。

二次元背后的文化引领“B站式创新”弹幕文化

“感觉发弹幕的小伙伴就跟自己的家人一样。”她说。

如果对“弹幕”这个词还感到陌生的话,请立即补课吧——这个词是专门用来形容爱好者们在观看视频时发出的现场评论。由于会形成像子弹一样飞过屏幕的效果,甚至有时候会遮盖住整个屏幕,所以这些夹杂着文字、字母和符号的评论字幕最终被简化成了“弹(dan)幕”,而提供这种服务的视频网站也就成为无数年轻人热爱与追捧的弹幕网站。

正是以弹幕为核心,这场覆盖了吐槽、动漫、搞笑视频、卡牌游戏等丰富内容的在线节目,让数以百万计的中国青少年观众捧着手机和电脑度过了猴年除夕。人们用“二次元春晚”来形容这场在线晚会,认为它不仅代表了中国青少年群体的一个重要亚文化分支,也象征着中国的动漫经济正在向更加多元化、市场规模更加庞大、创新动力与消费需求结合更加紧密的“二次元经济”加速转变。

保持小众特色让真正懂你的人欣赏你

主办了这场节目的哔哩哔哩弹幕网董事长陈睿说,在猴年零点钟声敲响之时,共有22万人通过这台晚会在线发送跨年许愿弹幕,这一成绩让他感到满意,但他同时表示,对于爱好者习惯简称为“B站”的哔哩哔哩弹幕网而言,收获的大幕才刚刚拉起。

他预测说,2009年才创立的B站将在3到5年后迎来真正的爆发期,届时以“95后”乃至“00后”为主体的二次元文化群将成为新一代的消费主力,作为中国当下互联网文创企业中的“另类主角”,提倡自主创作和互动分享的B站不仅能够从中受益良多,其代表和培育的二次元创意团队也将成为中国文化产业的重要创新源泉,进而影响并改变中国乃至世界文化产业格局。

2011年初,在距离成为一家上市企业副总裁还有两年时,33岁的陈睿问自己:接下来我该干什么?是安稳地做一个上市公司的“霸道总裁”,还是为了自己心中喜欢的事业,从头再来一次?

“后来我想,个人财富意味着可以做更多的选择,而我不想放弃这种选择,而是主动选择做喜欢的事。于是我离开了这家企业,准备去做动漫。”2016年2月底的一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陈睿这样描述当时的心路历程。

对于1978年出生的陈睿而言,“自己心中喜欢的事业”就是动漫。而B站则成为点燃这股激情的导火索——2010年,奔波于猎豹移动各类事务的陈睿在朋友推荐下上了B站,从此一发不可收。当时他顶着巨大的业绩压力,B站成为他繁忙日程中的唯一乐趣,在连续上了差不多一年后,他深刻地感觉到“这个产品很特别”,因为它会让人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沉迷感觉”。

但即便如此,对于大部分同时代的人来说,陈睿选择动漫重新出发,依然是个难以顺畅理解的概念——在得知陈睿的离职消息后,一位在阿里巴巴就职的朋友给他提了两个忠告:第一,你可要想清楚,我认识你那么多年,我都不知道你喜欢动漫;第二,一旦你喜欢做动漫了,你和过去的朋友可能就没有共同语言了。

“当时我也会觉得有些可怕。”陈睿说。

但最终强烈的内心召唤还是让陈睿前往杭州,加入了当时平均年龄还不到23岁的B站创始团队。那时网站还没正式工商登记注册,虽然日活跃用户从最开始的不足1万人发展到超过30万人,收入来源却只有百度和谷歌的搜索广告,但加入后的陈睿和伙伴还是一起决定,“我们一定要保持B站的小众特色”。

“那时我们就想,也许有人觉得搞动漫就是童心未泯,但我们一直不认为动漫就该是给儿童看的。如果超过30岁的人都不看动漫,动漫怎么能起来?只有成年人的参与才会让动漫成气候。也恰恰是‘90后’这一代年轻人,他们的价值观改变了,他们也许老大不小,也许‘不务正业’,但大家都忠诚于爱好,这就给我们的创新奠定了基础。现在回过头看,所有B站用户都有一种内心的精神诉求,那就是要被有共同爱好的人认可。这种‘被认可’特别重要,是年轻一代的共同精神需要。有这样一种人,不在乎有多少喧嚣的掌声,而是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有一个真正懂你的人欣赏你就可以了。B站就是抓住了这样一个时代的特征,所以才能成功。”陈睿说。

从弹幕走向主流:二次元背后的文化引领

对于不熟悉的人来说,打开B站的主页,就意味着打开了一个全新的天地。

也许你能看懂“我们是一家以ACG(Animation动画、Comic漫画、Game游戏)为主题的娱乐站点”大概是说什么,但是在它明确划分的10大版块中,不要说“番剧”、“鬼畜”这样的字眼会让你目瞪口呆,即使点开熟悉的动画、音乐、舞蹈、游戏、科技、娱乐、电影、电视剧等版块,你也不要指望能够顺利看懂相关内容,看似熟悉的标题下呈现的是完全不同逻辑的内容,几乎是一种常态。

为了理解B站和它背后的产业逻辑,就必须从理解“二次元”开始——这一概念诞生在战后的日本,早期指“二维空间”、“二维世界”的平面漫画作品,与“三次元”所指的三维真实世界相对应。后来泛指动画(Animation)、漫画(Comic)、游戏(Game)作品中的虚拟世界,也就是市场所逐渐熟悉的“日系ACG文化”,其发烧级爱好者形成的社交圈就被认为是二次元群体。

目前,来自商业机构和民间爱好者的各类调查基本已经形成共识,那就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传入中国之后,中国的二次元文化在最近十多年里持续呈现高速发展态势,已经成为主流文化表层下存在感明显、影响力强大、持续性突出的青少年亚文化概念。

这是一个庞大的“用户群体”。商业机构艾瑞咨询提供的数据显示,仅仅在2014年,中国泛二次元用户(半年内至少浏览过一次非低龄向动画或漫画)的数量就急剧膨胀了68%,达到1.49亿人的规模。在2015年,这一数字进一步上升至2.19亿人,其中每周至少浏览一次动画或漫画的核心用户的规模为5939万人。考虑到其中移动设备使用者的比例,今日的5.57亿中国移动网民中,平均每4人便有1人是泛二次元用户。

这是一个年轻世代占据绝对主力、潜力巨大的群体。我国比较活跃的二次元文化社交平台——B站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该站25岁以下用户(即“90后”和“00后”)约占75%;而在2013到2015年间,该站仅上海地区现场活动人数就从约3000人/天上升至约3万人次/天;易观智库的市场分析报告则认为,考虑到1990到2009年之间中国新出生人口数量多达3.3亿人,预计2017年前后我国泛二次元用户总数会达到3亿人左右。

这也是一个产业规模持续扩张、前景乐观的市场领域。统计显示,2014年,与二次元相关的智能设备、动漫、游戏和影音项目的融资规模已达到1.73亿元,2015年这一数字可能会翻倍,仅腾讯当年投入的动画基金和漫画基金就分别达到6000万元和3000万元,预计5年内中国动画行业的产值将由当前的1000亿元人民币急剧增长到1000亿美元,市场空间惊人。

对于陈睿来说,在这一波市场逐浪过程中,B站至少有两点与别的互联网文创企业不同——一是提倡创作,这让整个网站的内容越来越丰富,由于需要将创作的内容上传至网站,这些创作人员也被称为“UP主”;二是其他网站运行模式相对较为被动,观众更多作为受众出现,但B站不仅可以在线观看,更可以通过实时弹幕互动满足不同爱好者在同一平台上互动分享、寻求共鸣的消费需求,从而形成牢固的核心用户群。

“在我们运行成熟之前,很多动漫文创业者看不懂B站的模式,很多人还停留在满足基本功能需求的阶段,比如在线看视频、聊天或听歌、看新闻等,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好不容易弄出来的高清视频偏偏要用一堆弹幕去遮盖?而我们则认为,我们满足的是消费者内容创作和文化共享的需求,我们也一直朝着这个目标孤独地在做,这在当时的互联网生态中既是一种边缘状态,也是一种前沿和创新状态,因为互联网创业就是不断去中心化的过程。”陈睿说。

直到现在,B站用户一直认为所有视频分两种,一种叫“bilibili”,还有一种叫“其他”。陈睿说,从诞生以来,B站一直不缺少用户的支持。2011年B站架设了香港的节点,就是一个香港的用户,1个月花10万港币租了个基站,就是为了可以在香港流畅地看B站。

在他看来,文化发展都是从小众开始的,不是不喜欢的人变喜欢了,而是喜欢他的人逐渐掌握了舆论主流,B站代表了最年轻的一代人,也就代表了崭新的文化创作和传播方式,更重要的是,这种创作和传播方式不仅覆盖了最潮流的内容,也覆盖了最传统和经典的内容,这就为二次元这一青少年亚文化和主流文化的对接打下了基础。

在这一模式下,《那年那兔那些事儿》被视为最成功的作品之一。在业界看来,这部动漫作品用一种“美式主题+日式演绎”的方式,塑造出的是喜闻乐见的中国英雄形象,讲述一段能引起情感共鸣的中国故事,累计点击量已经超过5亿次。制片人林超说,最感人的,不是“兔子军”,而是老一辈人的付出与奋斗。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们在风雪中饿着肚子三四天依然手握钢枪?那是一种想要过上好日子、一定能够过上好日子的坚守,现在我们有了一个更好的词来解释这种精神——“中国梦”。

“现在有些媒体平台依然还是互联网电视机或搬运工,它们和电视同步播放,或通过购买版权实现同步化运营,但它们都不是创作内容的平台。在我们的模式下,未来UP主会越变越多,他们也会各自获得粉丝群,并且更有效率地去运营这些粉丝群。这种互联网创作模式的带宽是中心媒体的成千上万倍。从UP主当中,会走出来这样一批人:上B站——看视频——感动到‘燃起’——利用碎片的闲暇时间自己做视频——通过审核后排版上站——收到了点赞与‘请收下膝盖’的弹幕点评——激发热情继续创作,不断积累,最终越来越走向专业职业化的队伍,他们是被市场考验出来的一批人,未来将成为中国动漫产业的核心团队。”陈睿说。

初中就喜欢上二次元文化的刘亮说,自己应该是B站最早一批用户,她说,今年B站的二次元春晚的最大特色,就是虚拟内容与现实世界的结合非常紧密。

“以动画的人物重新演绎赵本山的经典小品《卖拐》给我印象很深,还有就是用纸牌游戏对决的方式,在搞笑之余讨论了二次元与三次元的关系,我也很赞同两个世界其实是相互融合的这个观点。”刘亮说。而在很多青少年爱好者看来,现实春晚同样已经被二次元文化所“攻陷”——冯巩在小品中使用的“吓死宝宝了”“机智如我”等令人捧腹的热词,就带有鲜明的二次元文化标签;除此之外,一些更具幽默感、画面感的表达方式,也已经从二次元爱好者的“弹幕”中走向更为大众化的微博、微信平台,被更多的人所知晓,进而成为网络热词的策源地。

刘亮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也是醉了”“脑洞大开”“傲娇”“给力”等已经被主流文化接纳的词汇,都是来自于二次元文化,“这说明现实并没有与我们隔绝,而是能够互相交融、互通,找到共同点。”

迎接千亿蓝海市场的“B站式创新”

在二次元文化和B站弹幕中,“前方高能预警”是一个被频繁使用的词汇。这一源于日本动漫作品的词汇通常被用来形容视频节目中即将出现的重要情节与热点内容,但在陈睿看来,这也足以用来形容二次元产业的市场前景。

“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会出来一群火遍整个互联网的视频,随着UP主越变越多,这个频率可能会更快。去年新增的UP主数量超过了之前6年的总和,而老的UP主有了自己品牌和口碑积累且运营能力提高后,也会有不断的再创作,他们发任何一个视频都是一呼百应。”陈睿说。

在内容与主流文化对接、融合的进程中,B站还在探索运营模式的创新——陈睿说,能为用户创造价值的东西,都能从用户那里得到价值反馈,“B站目前主要的商业方向是内容衍生经济。通过内容作为删选条件,推送更富有个性化服务基础的衍生产品。”

“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我们大部分花费在信息支付的成本上。但B站可以从获得的用户信息直观统计其消费倾向。中国至少一半动漫爱好者上B站,其细分的爱好倾向使得我代理的一些游戏,推荐的精准性和成功率会高很多,所以B站已经是当前中国最大的二次元动漫游戏发行平台。”陈睿说。

良好的市场基础也让传统文化产品更愿意和B站形成深度合作。陈睿说,对于一部动漫电影而言,他们更愿意到B站上来联合做制作、出品和推广,“这也是未来我们的主要运营方向。”

B站高级战略顾问邓博仁说,目前这家网站还在积极探索开展文创作品周边衍生业务和线下活动业务,“比如B站的音乐、舞蹈、二次剪辑的‘鬼畜’(指利用已有影视素材剪辑而成的新的影视作品,往往具有强烈的反差或反讽效应),内容的实力都非常强,这些歌曲未来能产生的商业价值,都是B站可以合作分享的。”

“互联网本质就是解决信息的效率问题。未来UP主就是淘宝的各个商铺,而我们就是互联网文创的阿里巴巴。几亿用户,知道他们的消费习惯和金融信誉,然后可以做各种衍生。”他说。

在创业之初,陈睿就曾对外公开表示,中国有一天会超过日本,成为最大的动漫产品输出国。他说,现在B站正在加大对国内动漫的支持力度,和文化部合作在日本投资制作相关影片,“这是中国公司第一次大规模进驻日本动画制作委员会,这在三年前都是不可想象的。”

更重要的是,B站正在加大力度培养中国的二次元创意群体,“通过线上、线下共同打造二次元年轻人社区,串联他们的需求布局,形成完整的创新创业生态链”。

“以前B站很多视频是学习日本、美国的产物,但现在越来越多中国本土的、传统的素材在里面。我们的注册用户已经超过6000万人,基数大,也不缺创新人才,这种创造力就代表着文化的崛起和腾飞。”陈睿说。@转自中国动漫产业网

 

转载请注明: » 二次元背后的文化引领“B站式创新”弹幕文化

喜欢 (10)or分享 (0)

推荐到抽屉新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