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同人·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不止是有问题 - 二三次元
【如果喜欢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短篇同人·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不止是有问题

动漫漫评 二次元 589℃

短篇同人·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不止是有问题

“……小雪乃?怎么了,不回家吗?”

由比滨已经拎起提包,正准备打开活动室的门。她看到座位上的雪之下毫无动静,便轻声提问道。

由于一色的委托,今天我们一直忙到夕阳完全下山。窗外还剩下淡淡的红色余晖,与冬季的气息悄然融入在尚未开灯的活动室中。

直到不久前,我们才终于结束工作。

我放下读到精彩部分的文库本,起身把椅子推进桌内,走向门口。可恶,那个可爱到犯规的后辈,把臭活又丢给我去干,自己却跑到足球社那边逍遥去了。反对学畜虐待!

短篇同人·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不止是有问题  1

我走到由比滨身边,她仍然站在门前朝活动室内望着。尽管可以从她身旁钻出去,但那样就会不小心碰到她然后误以为我喜欢她然后被拒的。话说为什么是以被拒为前提进行假设啊。

于是我也只好仿照由比滨的样子,用被称为死鱼眼的边角视线撇向身后,静静等待着由比滨提问的对象的回复。

雪之下雪乃,仍然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动不动。

“……小雪乃?”

由比滨用有些担心的语气再一次发问。

夕阳的碎片透过窗户落在雪之下的发丝上,白皙的肌肤与长长的睫毛都染上了微微绯红。她静静地眨了眨眼睛,然后在安静的活动室中央轻轻地叹了口气。

然后。

“……由、由比滨同学。”

哦哦哦?竟然口吃了?

对于雪之下来说,这真是稀罕的光景啊。

“怎么了,小雪乃?”由比滨终于转过身,向她走去。

也许是注意到自己的失态,雪之下微微低下脑袋,刘海遮住了她的表情。

“我……还有一些工作要处理,可以请……由比滨同学,先回去吗?”

雪之下如是说道。

短篇同人·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不止是有问题  2

 

“那我和小企也可以来帮忙啊。大家一起做完了再回去吧!对吧,小企?”

不知为何,由比滨灵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向我确认道。

“哦,哦……嗯。”

“是吧?三个人一起的话,一定很快就能完成的!我和妈妈说一声今天会晚点回去就好啦。”

由比滨再次拉开自己的椅子,放下包重新坐下。

……什么啊。今天我已经遭受了一整天的工作(虐待)了,现在还要我再去承受别人的劳累份量?这种事情,就算是身为孤独强者的我也没办法激励出能好好干的自信来啊。

干脆就这样溜掉吧,比如用小町在等我做晚饭之类的理由……

“抱歉,小町还在等我做晚饭所以我先走了……”

“小町她刚刚才发短信告诉我今晚要和班级一起聚餐哦。”

“——什?!”

l0882o 3

听到由比滨的话,我的身体先于意识行动了起来。聚餐?小町,“聚餐”这个词所充斥着的,并非美好的青春与友谊,而是浓缩着欺瞒与狡诈的人间地狱啊。也许同班男生带着笑容的邀请表面上是和蔼可亲,私底下却暗自打着欲望的算盘。“聚餐”正是人类沦落为牲畜的体现啊。毕业后,偶尔某个圈子的朋友相约来个聚餐,只要一次不去,即使是找到了非常完美的理由,人际关系的连结也会出现裂痕甚至直接爆炸。大人的友情是易碎品,请小心轻放。

而且,初三的男生正是对社会一切臭屁东西充满渴望的时候,从哪里弄来一些不能碰的东西,趁别人去洗手间或者打电话的时候,偷偷下在别人的饮料里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啊。

不行。绝对不能允许。

这一次,必须让双手沾上鲜血。

小町,就由我来守护——

“等、等一下啊小企!你拿起拖把气势汹汹的和哪里的魔王一样是要去哪里啊?!”

衣角被抓住了。

“……放开我,由比滨。我有必须要做的事情。”

没错。靠近小町的危险因素要尽数排除,一个不留。就算是神,我也杀给你看。

“举着拖把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啦!……安心吧小企,川崎同学也一起去了,大概不会发生你想的那些问题的啦!”

听到这句话,我绷紧的身躯逐渐缓和了下来。

“……啊,川什么同学也去了吗。……是吗。”

我放下拖把,冷静了一下走出了活动室。

“等一下啦!不是说了川崎同学也去了吗!小企想蒙混过去我可是知道的!”

……啧,被发现了,竟然被由比滨这种人看出来了……!

“……小企刚刚是不是在想很失礼的事?”

“没有。”

我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回了活动室——

就在这时。

“…………你说……川……什么崎同学也去了……?”

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

川什么同学……也去了聚餐。

也就是说。

那家伙的弟弟……川什么大志……也去了吗?!

我再次猛然回头,在走廊里奔跑起来。

“小、小企?!这次又想逃去哪里啊?!”

“家政教室。”

“为什么要去那里啊!!”

“那还用说吗!全校只有那里才有菜刀啊!”

“你到底要去干什么啊!!”

短篇同人·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不止是有问题  4

 

*

后来由比滨找来了平塚老师,把在家政教室门口像疯狗一样砸门的我一拳打趴在地。记忆稍微有些暧昧啊。

这么大吵大闹的生活,啊咧,简直就像是现充故事的主人公一样嘛,嘿。嘿嘿。

“……一醒来就露出这么恶心的笑容吗。白担心了呢。”

突然,从我的侧前方传来一道清灵的声音。

雪之下雪乃正用手指扶着太阳穴,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

“……雪之下?”

短篇同人·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不止是有问题  5

 

我想要动起来,却发现自己其实正躺着。

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苏醒的鼻腔。快要消失殆尽的夕阳碎片为房间染上了入夜前的色彩。

……保健室吗。咦。为什么我会到这里来了。

“看来平塚老师下手太重,比企谷君的脑子就和青蛙一样震荡了呢。”

“打了我的头吗?!我的性命安全被放在哪里了?!”

“脚后跟附近吧。”

“……”

雪之下露出笑容,再次打开了放在膝上的文库本。

……。

话说回来。

“……工作,不要紧?”

“没有工作哦。”

噢噢噢噢噢!没有工作!多么神圣而又美妙的字眼!简直是人类的福音,社畜的天旨,远离尘世的理想乡啊——!!

——啊咧。

“……你说……没有工作?”

“嗯。刚才那是骗由比滨同学的。”

“……骗?”

雪之下雪乃也会说谎,是我早就明白的事实。人类不是完美的生物,曾经自顾自的把期待强加于别人身上,令我厌恶至极。老实说,我再也不想体验那种混账感觉了。一次都不想。

但是……对由比滨说谎吗……

“……为什么?”

听到我的疑问,雪之下再一次抬起头。长长的睫毛背后,澄澈无比的眼眸直直注视着我。她又露出了笑容。

“比企谷君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呢。”

“别把我说的和超人一样。”

“超人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哦。”

“是吗,那我果然就是超人。”

“是呢。比企谷君,是超人。”

没有反驳。

照理来说,雪之下对我的胡言乱语应该反驳才对。

奇怪。

不好的预感充斥全身。

我感到些许违和。

某种不能发生的事情。

宛如从禁锢已久的精神牢笼中破茧而出,直直冲向自己。

我们沉默了。

我率先抛出这句话。

“……话说回来,由比滨去哪了?”

“先回去了哦。我让她把比企谷君交给我照顾就好。”

“……。是、是吗。那么既然我也醒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等一下。”

……。

比企谷八幡,是孤独的强者。

不会依靠任何人,也不会为了任何人付诸行动。全部的欲望都是出于纯粹的自身。受到的伤害也好,得到的鄙视也好,并不是名为“自我牺牲”的高尚行为。

只不过是自己想做的事,恰好造成了那样的结果而已。

“比企谷君。”

我明白的。

又要来了。

把她人的心扯进自己欲望、私情、倦怠的漩涡中,那种自以为是去行动结果不愿意承认自己早已伤痕累累的副作用。

“……我,要向你道谢。”

“……我……只是做了想做的而已。和你没关系。”

“我知道。”

不明就里地产生碎裂的情感——那是、名为“伪物”的真物。

所以。

“还、还有,比企——”

“我拒绝。”

“——谷……君……”

雪之下雪乃的表情僵住了。

短篇同人·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不止是有问题  6

 

被夕阳染红,亦或是自己血液上涌充斥的脸颊热度仍未消散。

她愣住了。

嘴唇一颤一颤。

我终于站起身,拿起放在一旁的书包,看来是她帮我从活动室带过来的吧。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于是。

为了再次打破这个气氛。

“——我拒绝,雪之下雪乃。”

我走向保健室的门,背对着她,再一次说道。

那种情感,是在伪物的矛盾底下,从泥泞臭沼中横生泛滥而出的“真物”。

我早就察觉到了。理所当然。

雪之下雪乃对比企谷八幡怀抱好感。

这种事情。

我,早就察觉到了。

*

建立在伪物土壤上的大楼,就像是没有打过地基一样,随时会倒塌。

归根结底,不想受伤的人是我自己。其次才是不想让别人受伤。倒不如说连“其次”都不算不上,只是“顺便”。

“看到你伤痕累累的样子,也是有人会心痛的。”

平塚老师曾对我这样说道。

啧,别人心痛干我屁事。不如说,我都已经这样、用一副如此丑恶的嘴脸活到了现在,为什么还会有人心痛啊。

那才不是自我牺牲。

我不允许别人把那称之为自我牺牲。

就算害怕受伤也好。我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让大家都能保持想要的结果罢了。

什么都没有变。

“变了啊。”

“——?”

“并不是所有人都保持着原状啊。”

“啧。”

“你自己,不是早就遍体鳞伤了吗。”

要你管啊!!

所以,这份喜欢,也只是伪物。

自我满足的溢出。

吊桥效应的错觉。

谁都没有错。

只不过,是产生这想要渗透光明的温柔情感的,某个契机出错了而已。

*

“小雪乃……今天,没来吗?”

“…………谁知道。”

“……小企。”

“那,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先回去了。”

“——等等,小企。”

“……。”

“……小雪乃她,昨天发生了什么吗?”

“……我怎么会明白。”

“……也对呢。小企怎么可能会明白。”

“……”

“……”

“……。那,明天见。”

“……嗯。”

*

从那以后,雪之下再也没有出现在活动室。由比滨好像后来知道了些什么,但她也渐渐地不参加社团活动了。就算在班上见面,她对我也只是尴尬地打个招呼,便匆忙融入三浦团体。

就是如此。

只要有一方试图多踏出了一步,一直维持着不上不下的稳态三角形就会轻易被扯碎。

……但是。

踏出那一步的人。

究竟是雪之下,还是我呢。

——选择肢

A.是雪之下。

B.是比企谷八幡。

短篇同人·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不止是有问题  7

 

文/菜包

微信公众号&头条号:二次元观察

转载请注明: » 短篇同人·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不止是有问题

喜欢 (1)or分享 (0)

推荐到抽屉新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