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 二三次元
【如果喜欢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八卦吐槽 二次元观察 1031℃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利贝尔王国著名游击士,截至目前系列中唯一一个明明师从八叶一刀丧妻流,却不死老婆的直系传人亚妮拉丝曾说:“可爱即是正义!”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1

亚妮拉丝不死老婆的秘密:性别女、没CP

(注:尤莉亚师傅是老卡,不能算直系;至于黎爷与泽近爱理,请参照我之前的投稿<戏谈ACG中女主的死亡>中的第四部分论证)

此句文法简单却寓意深刻,振聋发聩又琅琅上口,虽不及贾岛“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这般千回百转、文采斐然,但横空出世后也被包括神田“空”太在内的一众绅奔走相传,进而延伸出诸如“妹控即是正义”、“胖次即是正义”、“佐仓绫音即是正义”等等变体。如今,已是甫一入宅的萌新们也能把玩一番的小段了。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2

此图来自萌百“可爱即是正义”词条

可是,“正义”真就只那么simple、那么naïve吗?不然,只要略作了解,就能看到先贤们留下的分析论述不胜枚举,从中亦能窥见背后庞大的伦理学架构。

让我们暂且抛开罗尔斯那本厚度堪比藤林杏对人宝具(辞典)的《正义论》不谈,这个概念虽然难以提纲挈领地概括总结,但绝非什么不可理解的高深玄学,依据就是我们所有人。在继续阅读之前,诸君不妨问问自己,什么是正义?即便你无法给出一个准确定义,但心中却也确实存在一杠天平。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3

《正义论》大概也是这么厚

——我们都要求如相羽高也这样的好人得到奖赏,并且力图所有的、尤其是小中大这样的坏人都得到惩罚(基佬还我千寻所长!),柏拉图称之为“报偿的正义”;我们都希望受到平等的对待,并且都否定万磁王所推崇的类似于元首的极端种族主义倾向论调,亚里士多德称之为“分配的正义”;我们都赞同以下这些不证自明的真理:人间真实京都腿,幼控污皇卓菜包。业界美颜八月社(泥垢了,都说不要再黑我八月脸了),南条爱乃我老婆。鄙人称之为“绅士的正义”(泥垢)。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4

朋友们,我仔细想了一下,还是禾中酱比较适合我

客观地说,“正义”二字的内涵绝不简单,它的理想比乌拉尔山脉还高,它的思想比贝加尔湖还深,就好像真理学园的某乌贼娘一般。下面简单举几个例子。

一、纯白的正义

正义在传统上被描画为一个手持天平和利剑、蒙着眼睛的女人,这个刻画形象地揭示了正义的预设:它无视任何的特殊地位和权力,而是服从于一个更高层次的价值追求,并不吝为捍卫这种追求而付出铁与血的代价。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5

能天使的原型机,正义女神(高达)

这样的一种预设,恰恰表明了人们心目中对于正义最为直观的认识,仿佛净白无垢的羽翼,容不得一丝世俗的染污或侵扰,代表着绝对的正确、纯粹和高洁。“她总是美丽、诚实,动辄直言不讳,无所依靠却依然屹立不倒,那身姿如同幽冷的青蓝色火焰一样绮丽,虚幻到令人悲伤”。

没错,这就是笔者心中奉行绝对正义观处世哲学的代表人物——雪之下雪乃(以上引文出自第五卷第7节。好啦八雪党,不得不承认现在是你比较强!)。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6

Ps:此图作者为@瑠_ryuu(p站id=50805699),作者会不定期在b站做角虫live(笑)

如果要谈论这个人物,就绕不开大老师对其评价最常用的三个关键词:正直、正确、美丽。无论何时,雪之下雪乃都堂堂正正,威风凛凛,她绝不说谎,也绝不奉迎,并且贯彻始终,她身上闪烁着的纯白无暇的光辉,不可不谓美丽。

不过对她笔者不想着墨太多。在Ganeid君十万三千字的春学教典(全名:《以<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果然搞错了>为对象的分析心理学研究兼论INTJ型精神病的预防与治疗》,笑,详见知乎)面前,再对这部作品、尤其是剧中人物进行讨论都显得画蛇添足了。所以,笔者打算聊聊另一个,和雪之下雪乃一样,同样正直、正确、美丽的,坚守绝对正义信念的角色。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7

梦里不觉秋已深,余情岂是为他人。团子不哭,还有我爱你!

那么,这是谁呢?给几个提示吧!

第一,绝对不意气用事——这是正直;第二,绝对不漏判任何一件坏事——这是正确;第三,绝对裁判的公正漂亮——这是美丽(笑)。

是的,这便是52集特摄剧《铁甲小宝》中最富存在感的角色——蜻蜓队长!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8

通观全剧,一言以敝的话这就是个怪蜀黍。它骨骼清奇,画风诡异,所属不明,动机成迷,但却偏偏又每一集都有戏份,出场率甚至高过了男二小藏。它总是在有争斗的地方出现,然后强行让众人通过非暴力比赛的形式,来争夺万能的肛爆机“和平星”,并以在这个过程中担任裁判为乐。它的立场极端坚定,永远秉持公正为第一原则,从不偏袒任何一方,似乎也没有仇恨等负面情感,就连对曾推倒自己的鲨鱼辣椒所降下的惩罚,都是“雨露均沾” (笑),并始终贯彻信念从未黑化。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9

主角机这变身后裆头互换的设计,让我不由得想起了蛇与大象的笑话。这脑洞…河森正治吗(并不是)

不论是雪之下雪乃还是蜻蜓队长,他们抱持的信条是如此的毫无阴霾、一尘不染。这种正义观就好比当空的烈日,对于一般人而言,固然可以加入索拉尔的队伍一起赞美太阳,但是,太阳和地球一样都只有一个,正如欧派党党首神谷浩史所说,欧派却有两个!反正比起去抓太阳虫,笔者更愿意去亚诺尔隆德看皇♂女的欧派。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10

出自b站id=av112244,娘娘我永远追随你!

二、蒙灰的正义

如果说这世界上只能留下一种正义,那必定是最狭隘的正义,也必定是最纯粹的正义。但是,正如DOES乐队唱的那样,有光就会有影。绝对正义更像是价值观上的至高天,而难寻具体的实践范例。

在以奎托斯为代表的“反英雄”设定日益走俏的今天,我们对英雄和正义的认知不再是绝不犯错的圣人和无差别地拯救苍生的盛举,而逐渐默认了用牺牲所换来的安宁。放眼望去,这世上高呼着“正义执行”的,不单有脱发的第四真祖,也不乏扭曲的兵库北。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11

香菜即便如此我也爱你!

还是先从伦理学中一个著名的“岔道困境”说起吧。话说,在某个地方有个像观察君这样的老司机,这天他开着无修的甲铁城出现了。不巧这天也有个像天鸟美马这般丧心病狂的疯子,他把5个无辜的人绑在了铁轨上,并且甲铁城很快就要碾过他们。而你,可以控制一个拉杆,让甲铁城变道从而挽救这5人的生命。但是,美马在另一条轨道上也绑了1个人。那么,对你来说,怎么选择才算是正义?(不要讨论刹车,“要我踩刹车?没门!”迈克尔·观察君·舒马赫如是说)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12

大河内美马:我疯起来我自己都怕

这个问题看上去似乎很难抉择,但是在某人眼里却根本不是问题。说到这里,笔者想谈论的这个形象已经呼之欲出了,这就是解放者大神、被众后宫掏空身体导致陷入长眠的初代白皇——沉睡的名侦探卫宫切嗣(雾)。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13

卫宫切嗣与依莉雅(迫真),还有令咒为证

平心而论,切嗣的行为是正义的吗?恐怕没有多少人能够认同。爆破、暗杀、胁迫人质,切嗣的做法似乎和正义的标准相距甚远。但是,也正是这样一个用尽了在旁人看来无耻下流手段的男人,却有着比任何人都崇高的祈愿和动机。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14

在故事的终局,世上所有的恶(写作恶,读作虚)把开篇的岔道难题丢给了切嗣,在不断地论证推演中,切嗣最终明白了他长久以来所追求的拯救和正义,实质不过无根浮盈的幻影。然而,他还是毫无迟疑地作出了抉择。或许在他看来,这种蒙上了灰色的正义,虽不是最行之有效的正义,却也是无可奈何之下的最优选择吧。

三、漆黑的正义

即便是“天降正义”的法鸡,大招也要充能。正义从来都不是没有代价的。就连纯良大叔马里奥在危机之时也会像壁虎断尾一样毫不犹豫地踹掉身下的小伙伴(我说耀西你在想什么啦),作为一种良善的价值追求,正义本身的力量,或者说魅力,不在于它自身有多么摧枯拉朽,而在于动员和感召更多的人用实际行动去践行它。正如屁股先锋麦克雷所说:“正义可不会伸张自己”。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15

朋友,你经历过绝望吗?

然而,正义的实现往往需要遵循十分严格的过程。犹如法学理论上的“毒树之果”,通往实体正义的道路上必须经由程序正义,否则,就极有可能催生出以正义之名的恶。那么,我们不禁要问:如果存在一个尚未被发现的暴行,应当如何在这种场合下实现正义?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16

我跟你讲,麦爹的屁股,赞!——私立八光学园理事长如是说。

于是,以暴制暴的正义便应运而生了。这类角色在美漫中十分常见:DC有蝙蝠侠、漫威有惩罚者,两巨头之外还有再生侠。武断地说,这些身着紧身衣的蒙面大汉,几乎都是这样的英雄。他们的行为从结果上说符合主流道德观(暂且不要在这里深究什么主流的范围),并且也有足够的能力去维护某种秩序。这样的行为,应当称为正义。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17

CPS1基板的机能极限《惩罚者》,卡婊出品,1993

这种正义常常游走在临界的边缘,似乎只要稍越界一毫,就会滑向对立的反面。一个极端的例子是治愈大厂N+的《装甲恶鬼村正》。

作为N+十周年大作的《装甲恶鬼村正》,堪称N+色彩浓郁的集大成之作。该作文本量之大简直丧心病狂,单线长度平均30小时,并采用了异乎寻常的竖排文字,配合上奈良原一铁随时随地的剑道教室,无不彰显着N+“爱玩玩,不玩滚”的硬核风格(笑)。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18

正如游戏封面所说,这不是一个关于“英雄”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正义”的故事,关于“复仇”的故事,关于“斗争本质”的故事,关于“妹控不得好死”的故事,关于“鬼父是如何养成”的故事(喂!)。

驾驶着灵子甲胄的主人公凑斗景明,在追寻妹妹的途中,一面做着些许微小的工作,一面维护着大和脆弱的秩序与稳定。他总是自称为“恶”,因为每当他斩杀一名恶人,就会因“戒律”的诅咒必须再斩杀一名善人(前略,天国的新田雄飞)。

这便是贯穿全剧的核心思想“善恶相抵”。这看似简单的四个字,包含了景明背负的黑暗正义信条,以及始祖村正心中止戈为武的悲愿和类似于禅学的思辨——人无善恶之分,因为人同时拥有善恶两面,故杀一人恶人即为杀一善人。而善恶相杀这种极端的形式,正是在告诉众生,要想终结斗争,唯一的方法,就是不杀。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19

好端端的机甲战斗剧为何突然哲♂学起来了?这背后一定有肮脏的屁○交易

记得初次玩到这里,笔者甚至忘记了景明复杂的人物背景和纠结的爱恨情仇,不由得想起了多年以前在电影院里看到的康熙帝和黄飞鸿,这种出戏的感觉就好像在《风云》中大战前夕的雷耀扬突然毫无来由地开始讲佛法一样。

足利荼荼丸 20

图为足利荼荼丸,你说是不是好棒棒(p站id=53821997)

不过话说回来,《村正》在笔者眼中仍旧是一款无限接近于神作的上品,剧情紧凑,反转精彩,荼荼丸更是萌得我一脸都是不明液体(注!绝对!不是菜包那种!),值得一玩。至于那些干涩的剑道知识和哲学探究,就带着一脸的尼克扬一路C过去吧(虽然慢得令人发指)。

四、无色的正义

在笔者构思此文,与他人进行讨论的过程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很大一部分人都秉持着这样一种观点:即“胜者即为正义”。当然,表述方法千差万别,诸如“强权就是正义”、“强者就是正义”。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21

很难说这种观念是不是受到了李狗嗨的影响(雅人叔好棒!GAKKI好棒!),但确实有很多簇拥,就比如王下七武海的多弗朗明哥(笑)。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22

但归结下来思想是这样的:正义不是一个先天就有的概念,我们之所以知道正义,是因为我们被教育这样是正义的。而教育我们的是一种权威,这种权威在现在或者先前的某种竞争中是胜利者,所以我们所认识的正义其实是胜利者制造出来的。也就是说,正义本身是没有颜色的,它可以随着胜利者的需要而变成各种颜色。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23

正义大天使巴拉克·泰瑞尔·奥巴马

不过说到底,人类毕竟不是自称着“我即是正义”的黑叔叔,而是有着各种欲望的社会动物。所以如何自圆其说,用温和的手段让他人也接受,对这群人来说是一个永恒的课题。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24

那么问题来了,黑与白,究竟哪方才是正义呢?(笑)

正如某位网友比喻的,当我们在讨论正义与非正义的时候,范围已经限定在了一个“有理性”的群体中。就像一窝仓鼠不会坐在笼子里讨论正义与公平一样,一群毫无理性的疯子,或是一群毫无智力的白痴是不能主观地评价出什么是正义和非正义的。但这并不代表我们所说的正义会把他们排斥在外——他们能不能理解和评价是一回事,而我们怎么去对待他们又是另一回事。

从这个角度来说,正义的色彩似又回到了纯白(所以我站白丝,但黑丝我也要舔!)。

后记

哼哼,看这次谁还说我污!

Ps:笔者才疏学浅,对于相关资料的阅读不仅量小而且理解或会有失偏颇,万望诸君海涵指正,感谢。

Ps2:本文局部引述借鉴了校内网网友元达凯龙的观点。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25

文/一般社员

微信公众号:二次元观察

(我才不会告诉你公众号:二次元观察 里面藏着不可描述的玩意。)

转载请注明: » 正!义!执!行!—戏谈ACG中的正义观

喜欢 (12)or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