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找到了很久以前上课偷偷写的一篇士郎VS红A的神经病战斗! - 二三次元
【如果喜欢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突然找到了很久以前上课偷偷写的一篇士郎VS红A的神经病战斗!

动漫漫评 二次元 553℃

突然找到了很久以前上课偷偷写的一篇士郎VS红A的神经病战斗!

红A 1

创界山。

那是——只有被神明选中的人才能到达的异世界。

而我们的正在上学的小学生·牛膜汪——

——不对不对不是这个对不起我搞错了!

在整理书柜的时候,突然从缝隙底下找到了很久以前高一的时候上课偷偷写的一篇士郎VS红A的神经病战斗,里面充斥着莫名其妙的展开和设定,一定会被月厨骂!高一的我简直好棒棒啊!

但是,我觉得好有趣啊。

为了文字的连贯性和演出效果,尽量少插图了。

以下是正片。

*

突然找到了很久以前上课偷偷写的一篇士郎VS红A的神经病战斗!  2

*卫宫士郎

“溺死在你的理想里吧。”

说完这句话,眼前的红色男人便如同融入月光与空气的缝隙一般消失了。

*

魔力早已耗尽。驱动着因过载而趋近坏死的魔术回路,直接用生命转化为魔力,成型赝品之剑。眼睑被自己的血污染,每一次投影都可能是最后一次投影。

“——咕、”

强硬地用肋骨接下冲击后,我忍受着被碾碎的痛楚,尚未待剑在手中成型便用破碎的脚尖踏向地面,再度往眼前的红色男人冲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用的。”

“————”

周围的景物猛地向前飞去。早已破碎的艾因兹贝伦城堡顶端,沾满自己鲜血的大理石地砖,以及仍然在原地仿佛从一开始就不曾动过的Archer,在我的视网膜中如同漩涡般疯狂地滚动着。

“——咳啊啊啊啊啊啊——”

背后撞上了支撑城堡的梁柱。肉体破碎,神经像火一般燃烧着。左右手握住的,只剩下涂满自己血液的剑柄。手腕向不自然的方向扭曲,肋骨接近粉碎。远方男人红色的风衣仿佛包裹住了我的视线。只有呼吸还在进行,灼热的空气几乎刺穿咽喉。

“怎么了,卫宫士郎。已经站不起来了吗。”

浓稠的声音再次击穿大脑。我不能倒下。我还能战斗。只有这个男人,无论如何,都不能输。

“……还、差得远呢……!咕、咳……!”

咳出堵住喉咙的血块,强硬地用生命力补强破碎的双腿。再次灼烧大脑,驱动魔术回路。我倚着柱子,站了起来。

“——Trace,on”

心脏几乎挤碎胸腔。全身的神经发出崩坏般的悲鸣。手中的光芒淡出后,与那个男人一样的夫妻剑——干将莫邪的触感,让我稍微平稳了呼吸。

“——真是令我吃惊。这已经是第17次了吧?仅凭现在的你就能投影出这种数量,我也许应该夸夸你。”

“……吵死了。”

“但是,也已经到此为止了吧?单纯地用生命力来做魔力的供源,而且使用得如此毫无克制。如果你留下魔力来从旁伺机战斗的话,说不定还可以活得更久一点。”

“——吵死了啊!!”

趁着这个隙间,我撕裂肌肉般压低双腿,突然向他的侧翼冲去。十米九米八米五米——!

“哼。”

Archer仍然站在原地不动。随即,让人不敢相信这是孤立Servant能释放出的、令人作呕的魔力量,将空气黏稠地固定住。他的手臂突然消失了——不,是单纯因为太快了而看不见了。莫邪的剑刃朝我的方向、连同空间都被卷入般袭来。如果直接承受这一击,我恐怕连尸体都会化为灰烬吧。

但是。

“Trace——on,Count Double——!”

我猛地滚向Archer的背翼,在过程中射出了手中的双剑。不必确认,这一击绝对无法对他造成伤害——大概就连接近他都无法做到吧。但是,只要有这一点空隙的话——!

“Trace on——!!”

顺着滚动的冲力,我直接一口气冲上Archer的背后,用尽浑身力气朝他的后颈斩下——!

——框。

手中传来的,却是震动骨髓的坚硬触感。

“跟凛一起这么久,你还是毫无长进啊。”

“——什——”

剑戟再次应声破碎。烟尘散开,浑浊而鲜红的男人的轮廓淡入被凝固的血渍粘著的瞳孔中。

“——”

他一步也没有动。

保持着背对着我的站姿,他着着实实吃了我的一击。但是,Archer的后颈——我刚刚拼尽全力挥下剑的地方,除了因过热而冒起的蒸汽外,连半点伤痕都没有。

突然找到了很久以前上课偷偷写的一篇士郎VS红A的神经病战斗!  3

*Archer

我以正义之名拯救世人。

每当发生战争,我会保护无辜的人民。每当发生灾难,我会尽力拯救受害者。我保卫世界之和平,于是我成为了英雄。

我也以正义之名杀害世人。

诚如凛召唤英灵的咒词所言。“吾乃成就世间一切善行者,吾乃集世间万恶之总成者。”拯救人民,就必须杀死敌人。保卫世界,就必须根除邪恶。我不断地拯救着世人,也不断地杀死世人。这毫无疑问,即是正义。

但是,以前的我,所憧憬的未来,并不是这样的。

“我想成为正义的伙伴。”

——确实如此,你做到了。

“我想成为正义的伙伴。”

——但你永远无法拯救所有人。

“我想成为——”

“抱着你的理想溺死吧。”

正义,是无法拯救所有人的。直到双手被鲜血溅满,我才明白这一点。拯救某些人,就意味着要杀死某些人。正义的胜利,也就是邪恶的死去。

不知何时,我被那个红发少年眼中充斥的近乎疯狂而又扭曲的自我满足震惊了。

我曾怀抱的理想,得到的竟然是这种怪物一般的终末——

卫宫士郎不是一个完整的人。

为了纠正这家伙的错误,从荆棘之路上退下。

我必须杀了他。

突然找到了很久以前上课偷偷写的一篇士郎VS红A的神经病战斗!  4

*卫宫士郎

做了一个梦。

在遥远的荒野中,只有破碎绝望的天空存在着。

在那之下,有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小山丘。

那是无数尸体堆砌而成的山丘。

——“Yet,those hands will never hold anything.”

一个红衣的男人,站在山丘之上。

双手所持之物,为陪伴一生之爱剑。

“未曾尝得一败,亦未曾逢得知己”

——这是某个英雄的结局。

胸膛。翼骨。腹部。肩膀。手臂。足胫。无数剑戟融于其中,穿插而过。

这场战斗,是他的胜利。

——也是他理想的死去。

突然找到了很久以前上课偷偷写的一篇士郎VS红A的神经病战斗!  5

“如果对手过于强大的话,就试着想像一下吧。”

Archer转过身,面向我。

“凭现在的你,是无法打败我的。”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你的理想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对于卫宫士郎来说,构建在理想之上的想象才是力量。”

“我没有错。”

“你所谓的拯救,只不过是你扭曲人格的自我满足罢了。”

“不对。”

“到最后,没有一个人会获得幸福。你身为不情愿登上王座的英雄,得不到任何东西。”

“……我不需要。”

“你所拯救的人们会攻击你,诋毁你,伤害你。”

“……如果这样能让他们幸福的话。”

“你会被杀。”

卫宫士郎的心中充斥着被害者的回响。

但是。

“被害者”中,没有自己。

自己是保护者,所以没有列入被拯救的行列。

“或许是这样没错。”

我几乎捏碎拳头。不是的。不对。我跟这个男人不一样。这家伙,我绝不能认同。

“混账老爹的理想也是成为正义的伙伴。对,我是从他那继承的。”

Archer站在原地,用更为令人作呕的尖锐眼神盯着我。但是我不能退缩。

“但是。这不是借来的。”

我向前踏了一步。

“与樱度过的每一个早晨。和柳洞一起在学生会室吵吵闹闹地吃午饭。总是一副精神过度样子的藤姐。平时总是和我拌嘴的美缀。还有一直找我麻烦却当我朋友的慎二。那些散发着光辉的美好过去。太过坚强的Saber。一直陪伴着我的远坂。——还有,前方遥不可及的你。”

我投影出赝品之剑,向Archer靠近。

“多亏了你们,我才真正从灵魂中确信了。我没有错。”

我驱动破碎的脚尖,冲向Archer。

“——因为,”

挥剑。

“——我和你不一样!!!!”

锵——

Archer结结实实地用右手的剑挡住了我的攻击。

“——咕——!!!”我疯狂地施加力道。

“好。就让我看看吧。——究竟是正义的使者比较强,还是正义的伙伴比较强!”

Archer横向甩开我的剑刃,用右拳直直刺向我的咽喉。

“——切!!”

“——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我慌忙向后跳开。但是,黏稠的魔力突然流向他的右拳,瞬间成型 。

“——什——”

我几乎将双腿扭断般匍倒在地上,在瓦砾的碾压中回避了Archer的攻击。

“……太阳剑Gram。”

突然找到了很久以前上课偷偷写的一篇士郎VS红A的神经病战斗!  6

他手中,一把象征着誓约与胜利的原型武器,直直指向上一秒我仍润在的空间。如果再晚一点,我的喉咙就被切断了。

“——哼!”

Archer滑动长剑,直直朝我砍来,利用刺出的惯性,仿佛要把我连同大地一同斩断。

太快了——无法回避。

——大脑作出了这样判断后,身体立刻开始反应。

对。

既然在现实中无法战胜,那就在想象中打败对手吧。

有什么,有什么武器能够拥有抵挡太阳冲击的力量呢?

——对。脑中回放的,那个黑色巨人的身姿!

轰——!!!    “——Trace on!!”

——大地崩殂。

震慑大地的冲击几乎让我的双手粉碎,或许手指早已骨折了吧。

“——!!”

Archer向后退了一步。

“……这是,Berserker的……是吗。”

我的手中,一柄仿佛象征着暴力与征服的粗犷石斧,挡住了Gram。

“——哈啊啊啊!!”

我成功了。这是第一次,挡住了Archer的攻击。

——对,这家伙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仅仅只是一只落魄叫嚣的“英雄”罢了——!!

“哼。有意思。”

“——咕啊啊啊——!!”

我举起巨斧,横向斩向Archer,然而他却轻松地跃开了。

——中了。

“——「百头灭杀(Nine Lives Blade Works)」——!”

突然找到了很久以前上课偷偷写的一篇士郎VS红A的神经病战斗!  7

我轻轻念出了这句话。

“……什么?!”

Archer惊讶的表情一闪而过。他已经无路可逃了。

几乎压碎地球的重力,藉由超越人类极限的高速九连击成型。

他举起双剑,越过头顶试图防御。

一秒后,被掀碎的世界残骸轻易地吞噬了他的身影。

*英雄

“为什么不用宝具?那个盾的话,应该是可以做到的。”

我望着已经全身是血、逐渐半透明的Archer,问道。

“……”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笑了。

“……卫宫士郎。”

也许只有一秒钟,也许已经几百年。Archer发出了声音。

“……如果是你的话。”

“……”

对话就此终止。

这段未来与过去、理想与正义的丑恶战争,以某个男人的落败划下了终点。

身体被魔力反噬,眼睛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在意识的边缘,在倒下的前一瞬间,好像听到了被风吹散的刹那之声。

——凛就交给你了。

意识断线。

Fin

突然找到了很久以前上课偷偷写的一篇士郎VS红A的神经病战斗!  8

突然找到了很久以前上课偷偷写的一篇士郎VS红A的神经病战斗!  9

当时写字估计是我一生中写字最好看的时期了。

突然找到了很久以前上课偷偷写的一篇士郎VS红A的神经病战斗!  10

文/菜包

微信公众号:二次元观察

转载请注明: » 突然找到了很久以前上课偷偷写的一篇士郎VS红A的神经病战斗!

喜欢 (6)or分享 (0)